网上游戏厅短视频带来红利 "视频博主"成为年轻人的PlanB

网上游戏厅短视频带来红利   原标题:“视频博主”成为年轻人的PlanB  从全民做凉皮,到烤冷面大赛,疫情期间在短视频社交平台上兴起的“美食大赛”成了宅在家里的新娱乐。经常刷短视频的张馨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现象,抖音里出现了不少新的账号,他们会在热门视频下留言:“正在养号中,只要你粉我,一定回粉。”这是以前很少见的。  疫情为大多数人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,宅家之余,不少人将工作目标转向了短视频,开启了自媒体、视频博主的尝试。  数据显示,春节期间,短视频类App日均活跃用户增量排名第一,超过8000万,其中头部短视频App抖音、快手增长量超过其他社交媒体及游戏软件。张馨感觉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意识到短视频带来的红利,开始从粉丝变为博主。   “宅”家转型视频博主搞副业  张馨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,业余特别喜欢看抖音短视频,萌生用心经营抖音号并尝试成为一个Vlog博主并不是近期才有的念头。  2018年年底,张馨就开始着手准备成为一个专业的Vlog博主,为此她购买了手机云台用于拍摄。2019年“双11”,她优化了拍摄设备,斥资购买了大疆灵眸,这也是她这次“双11”唯一购买的商品。一年多里,她随手拍摄了很多视频素材,可由于工作忙碌,她始终没有做出一条让自己满意的短视频。“其实就是行动力不足。”张馨说,直到疫情发生,宅在家里的她感受到了生活的压力,迫于寻找新出路增加收入,她开始认真经营抖音号。  张馨研究对标账号、分析短视频内容、研究近期热点视频。她还上网课,听有经验的视频博主讲短视频传播技巧。在15天的时间里,她在自己的抖音号@张大喜中,更新了11条短视频,虽然点赞量仍是两位数,粉丝数也没有大的变化,但张馨觉得,至少迈出了第一步。  抖音号@你的姐姐也是从春节起才开始更新。生活中,@你的姐姐是一位商人,疫情期间,常年在外奔波的她也难得有了宅在家里的时间。在刷抖音、快手消磨时间的时候,她看到不少人通过短视频卖货。她立刻意识到,短视频、直播是赚钱的新渠道。她迅速和身边朋友商量,招募了两个小伙伴和她一起开始拍摄短视频作品,并开始在抖音App上进行更新。从2月初发第一条抖音至今,@你的姐姐在近两个多月里粉丝从0增长至153。她很着急,希望账号积累了足够的粉丝之后,能够带货。  王嘉沛在一家整形医院工作,疫情期间她也拿起手机,录制视频分享美妆心得。她很理解养号人的迫切,“只有积累足够的粉丝,才能在账号里带货、或者吸引广告主,今年的钱不好赚,只好给自己找一个PlanB(计划B),让生活多一条出路。”  这并不是个例。据互联网大数据平台Quest Mobile报告数据显示,在春节的各类营销活动、疫情暴发的双因素共同推动下,抖音、快手的日均活跃用户规模分别增长了38.9%、35.2%。快手也公布数据表示,在2月7日至3月31日,50万新增活跃商家号入驻快手。  在知乎上,“短视频是如何赚钱的?”“在B站做原创生活类视频新人博主,应该用什么样的推广方式?”等提问近期不断出现。  在抖音App中,话题#养号#下的视频数达50.3万个,播放量为13.1亿。尽管抖音官方账号发布视频辟谣养号有技巧,提醒用户持续输出高质量的内容才能获得更多关注和点赞,但#养号#话题下的讨论仍然热烈,不难看出用户对运营账号的迫切。   大V也想搭上短视频快车  除了新手想在短视频领域分一杯羹,已经成熟的图文自媒体博主,也不想错过短视频这个大蛋糕。  @笑飞雪是知名的旅行博主,他的微博账号拥有100万+的粉丝。他同时是去哪儿网、飞猪等平台的旅行家。疫情的暴发让旅游业遭受重创,以往春节之后就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拍图片、写游记的他,今年一直待在家里,这也让他把思考了很久的转型提上了日程。  从去年开始,@笑飞雪就意识到,相较图文,短视频的内容输入更容易被接受,用户越来越喜欢“短、频、快”。比起游记图文这类需要安静阅读,并对细节有很高要求的传播方式,视频更多了趣味性和可视性,“越来越少的人愿意读长篇文字,而且看视频更方便,不喜欢就可以滑走,但图文还得退出页面。”那时,@笑飞雪就想着要转型。  但转型并不容易,他需要转变拍摄思路,需要在出行前期对作品有大概的策划和思路。而且由于长时间形成的图片思维,很多时候他没能捕捉到精彩的画面,做短视频这条路,他始终没有迈出去。  疫情停工期间,他看到短视频App上多了不少新晋的美食、生活分享类博主,有了紧迫感,终于启动了他的B计划。“这段时间,所有工作停下了,我专心学习视频拍摄和剪辑,也有时间拍摄身边的所见所闻。”他拿起相机,陆续拍摄了不少素材,包括和父亲捕鱼、乡下原生态做饭等内容,“但剪出一个让人满意的作品,并且有粉丝愿意点赞喜欢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”。  在他看来,短视频的点赞数高不高,不仅取决于作品的质量,也取决于作品定位,如果作品是通俗易懂快餐式的搞笑视频,受众往往是不吝啬点赞的人;如果是文艺类,并且具有一定深度的作品,受众对点赞也会很谨慎,但这类人群一旦关注,黏性也会非常大。  @笑飞雪身边从图文转向短视频的自媒体博主不在少数,但他坦言,失败的案例并不少,“做视频有一定的门槛,并且需要团队配合。前期的策划比后期的剪辑更为重要,所有的创意也需要在前期完成。”他计划再孵化一个新的账号,主要记录乡间生活。  博主@可乐乐Superchloe是一位转型成功的旅行博主,从2019年年底开始运营抖音账号至今,她的粉丝量已经达到57万+,虽然和她在微博、一直播等平台上合计200万+的粉丝相比还有一定距离,但她说:“抖音上涨粉非常快。如今视频是互联网的风口,作为在互联网中工作的人,就要跟紧互联网的节奏。”   做视频要有亮点也要有恒心  从旅游局辞掉公务员的工作后,@可乐乐Superchloe开始全职旅游。在路上她拍照、写文章,记录下自己的每趟旅途。短视频兴起,同行开始转战短视频平台的时候,她迅速反应,做起了抖音号。  在@可乐乐Superchloe的抖音作品里,最高的点赞数达到179万+。她说这是偶然出现的爆款,但作品背后,也有一定传播规律,视频的文案是讲述她辞掉公务员的工作,通过旅行认识大千世界的个人经历,“这个视频发出的时候,公务员辞职是热点,抓住了这个点就容易成为爆款。”  在她看来,拍出爆款是比较难的,需要抓住时间节点以及当时的社会热点、风口。她认为拍摄个人经历是比较容易被关注的内容,“运作账号并不是容易的事情,即使有了爆款作品,也需要后期不断地产出优质内容。”  @可乐乐Superchloe说,与做图文不同,短视频需要把内容压缩到1分钟之内,要在视频的前3秒把粉丝眼球抓住,要在不到1分钟里呈现起承转合,“视频需要更多素材,也需要更多策划和想法。”  作为博主,产出视频作品并不是容易的事情。@可乐乐Superchloe说,这个时代最需要的是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。从不会拍照的小白到旅游摄影师,再从旅游直播到旅游Vlog博主,这个过程她不断地根据时代需求去学习和进步。  疫情也让她取消了很多行程,@可乐乐Superchloe调整了事业方向,重新规划,开始做直播带货。在她的Vlog视频里,她的妈妈调侃她:“昔日高知少女,现在每天在屏幕前喊39块9包邮”。但正是视频、短视频行业存在的无限潜力,让@可乐乐Superchloe对这份职业充满热情。在她看来,未来,视频仍旧是互联网的风口,要紧紧抓住。  她也看到越来越多的新号出现在抖音、快手等平台上,也看到质量参差不齐的各种作品。她说:“做视频、做博主一定要有自己的亮点,要有自己非常擅长的事情,这样才能在众多账号中脱颖而出。”  面对越来越多的新生博主,@笑飞雪则说,更新一次不难,难的是持之以恒地作好视频博主这件事,“大家都觉得视频博主作起来很容易,但其实需要严格要求自己。”他说,身边也有不少朋友投入视频博主的行列,但更新几天没有成绩便放弃了,“我们现在看到的大号,都是人家在很久之前就开始运营了,要想把账号做好,除了提高视频质量、追踪热点,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坚持。”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 张敏

本文链接:网上游戏厅短视频带来红利 "视频博主"成为年轻人的Plan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