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称职的父亲
作者:康凯 | 浏览次数:

 

说起我的父亲,认识他的人或许都会对他赞赏有加,但是对一个家庭而言,他不是一个称职的家长;对于他的妻子而言,他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;对于我而言,他也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。

小时候,父亲在我的记忆里没有深刻的印象,我只记得他每天早早就去上班了,在我睡着的时候也不见他回来,即便中午有时会回家,也是拖着疲惫的身躯,吃完饭就睡觉了。

在我儿时的记忆深处至今还留有一个阴影,那是在我两三岁时候的事情了,有一次父亲在午休,正在打扫卫生母亲让我去叫父亲起床,我兴冲冲的跑到卧室喊道:“爸爸,上班了!”也许是我的声音太大,爸爸从梦中惊醒后,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,顺势捡起地上的拖鞋,一把就向我扔了过来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完全没有了平时那种文弱的书生气质。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拖鞋擦过我的面颊砸在了我身后的铁门上。我愣了一下,随后哇哇大哭着去找母亲。我不记得清醒后他有没有说过什么,但直到现在,父亲在午休的时候我也不敢去打扰他。

在我小时候,市里面有招商会,我记得总是母亲带着我去,但是那时候的交通并不便利,我和母亲总是坐着一种被人称作是“闷罐子”的火车,这种火车没有座位,大家都是带着报纸席地而坐,人多的时候甚至坐都坐不下,只能站着。那时候我年纪还小,站不住的时候总是母亲将我架在肩头,如果我们还买了东西的话,母亲还需要别人的帮忙才能勉强将我抓住。那时候多希望父亲可以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啊,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却并没有几次。

慢慢的,我长大了,父亲也晋升成为单位的一个高管,可是他比以前更忙了,不仅经常加班,而且经常喝酒。父亲平时有些不善言谈,但是喝多了以后会经常对我和妈妈说很多很多话。其实,我更喜欢酒后的父亲,只有在他喝多的时候,我才能听到他跟我说这么多话,平时他只会看看书、写材料、看电视,对我很少有言语上的关心,有时候我甚至觉得,他的工作比我和母亲更为重要。

在我上高中的时候,我们才有了自己的家。以前都是租房或者借住在别人家里。这时候,父亲有一个工作调动的机会,其实他并不想去,但还是回到家与我和母亲进行了商量。他说:“去那边的话,工资会比在这里高出不少,但就是离家太远,照顾不到家里……”。

母亲沉默了很久,或许她也不知道该怎样才好。看着母亲左右为难的样子,我提出让父亲离家更外的地方工资,赚更多的钱,理由就是我想去西安上学,那里的教育环境更好,当然花费也更多。

为了满足我这个要求,父亲选择了“北上”,我也如愿去了西安上学,可我并没有履行自己最初好好学习的承诺,没有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。

上大学以后,我们在西安有了自己的房子,但是却感觉不到家的存在。父亲在陕北,母亲在韩城,我一个人在住着一百多平的房子,房子虽然干净、漂亮,我却并不喜欢,因为那里既没有父亲坐在沙发上看书的身影,也没有母亲忙碌做饭的景象,更没有人来跟我说一句话。我慢慢的体会到了家的重要,有房子不代表有家,有父母才算有家。

大学毕业以后,我曾试着做过一些工作,但坚持的时间都不长,不是嫌工作辛苦,就是嫌待遇太低,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两三年的时间。在这期间,我曾多次跟父亲抱怨工作是多么辛苦,挣钱多么艰难,领导是多么难应付,父亲总是一副不满的样子教训我:“你这才上了几天班,就抱怨个不停,我当年……”我总觉得父亲不懂我,不知道我有多辛苦,累的时候也从来不关心我,只是一味的责怪我。慢慢的,我经受的所有的困难和苦闷都不再向父亲诉说,因为我得不到想要的关怀。

直到有一次,我参加了一次父亲的应酬,亲眼看到这样一幅场景,父亲一手端着酒杯一手端着茶杯,敬人一杯酒,自己喝一口茶,我心里大声喊着 “爸爸,别喝了!”,可是嘴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后来出酒店的时候,我搀扶着父亲,在剩下最后两级楼梯的时候,父亲一个不小心踩空了,我没拉住,我们一起摔倒了,我立刻站了起来去扶父亲,父亲对我摆摆手:“别动,让我缓缓”。看着父亲跪倒在地上,久久不能站起的样子,我真的体会到这个男人,他老了!我搀扶着他,并将头努力的仰起,避免自己眼中的泪水流出来。

如今,我已成家,也成为了一个父亲,而我的老父亲花光自己一生的积蓄,为我置办了一套属于我和妻子的房子,虽说只是交了首付,却是他能给我的最多的爱。慢慢地,我开始读懂了我的父亲,也许是因为我踏上了和他同样的路,来到了这片荒芜的沙漠。这里没有大城市的繁华,没有母亲变着花样做的美味,没有妻子唠唠叨叨的陪伴,没有孩子那可爱的笑脸,只有浓浓的煤焦油气味和冬日里如同推土机声音一样的寒风。

一个男人,背负的责任是整个家庭,承受着对故乡的深深思念、承受着他乡凌冽的寒风、承受着被妻儿误会的痛苦,却什么也不能说。他不能有怨言,不能有脾气,不能把负面的情绪带回家里;回到家后要关心双方父母、体谅妻子、关爱孩子;自己挣的钱自己舍不得花,做的所有的一切,都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整个家庭。我现在还能说父亲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吗?不,他是一个称职的好父亲!

如今,我的孩子也在一天天的长大,也许在他眼里,我也是这么一个“不称职”的父亲吧。(康凯)

上一篇: 你好!2018
下一篇: 醒来